这 6 种维生素 D 相关性疾病你可能不全知道

当你听到「维生素 D」时,你会想到什么?维生素 D 缺乏性佝偻病?手足搐搦症?随着医学的进步,人们发现,几乎所有人体组织或器官均表达维生素 D 受体,许多疾病可能与维生素 D 有关,比如支气管哮喘、毛细支气管炎、肥胖、多动障碍等。哪些疾病或情况与维生素 D 有关?本文总结介绍。


维生素 D 与佝偻病[1]


维生素 D 缺乏性佝偻病是儿科常见病,其与喂养、光照、遗传等密切相关,可为多汗、烦躁不安、夜里啼哭等非特异性表现,随着疾病进展,可出现肋串珠、鸡胸、手(足)镯、O 型或 X 型腿等体征,诊断可依靠实验室检查及 X 线,如血 25(OH)D、血钙、血磷、碱性磷酸酶等。


户外活动增加阳光照射是预防维生素 D 缺乏的最简单、廉价的措施,但建议 6 个月以内的婴儿不要直接行日光浴,以免皮肤灼伤,余可视具体情况而定,每天坚持户外运动 1 到 2 小时。对于活动期患儿予口服维生素 D 2000~4000 U/d,1 个月后改为 400~800 U/d,并同时给予钙剂。



维生素 D 与哮喘[2]


之前丁香园儿科时间推送了《预防婴幼儿哮喘:孕期补充维生素 D 有意义》一文,示孕期补充维生素 D 使哮喘和喘息发病率降低 6.1%,提示孕期补充维生素 D 对预防早期哮喘和喘息有潜在意义。


近期,蒋鲲等发表的文献显示,哮喘患儿血清中 25(OH)D3 相对非哮喘组患儿水平明显降低,中重度哮喘患儿降低更明显,且与轻度哮喘患儿组有统计学意义,纠正 25(OH)D3 水平有利于哮喘症状的缓解,这提示哮喘患儿维生素D不足或缺乏,其水平与哮喘发作严重程度相关。


维生素 D 与肥胖及炎症因子[3][4]


Robinson SM 等报道了,母亲孕期维生素 D 水平低下是儿童肥胖的风险因子之一,纠正低维生素 D 水平有利于预防患儿肥胖的发生。


Candace Percival 等研究了体质指数 Z 评分与过敏相关的生化指标及维生素 D 之间的关系,并在内分泌学会年会上报告了该研究结果,结果示体重指数越高的孩子 IgE 和炎症因子(IL-6、IL-13)越高,而维生素 D 水平降低越明显,统计学差异显著,而当予以补充维生素 D 后,差异的显著性明显降低。跟国内冯玲等报道类似,肥胖症儿童 25-(OH)D3 水平与体质指数 Z 评分呈负相关。


维生素 D 与克罗恩病[5]


罗优优等曾回顾性分析克罗恩病患儿血中维生素 D 水平情况,将 60 例克罗恩病患儿为研究对象与 121 名健康儿童进行对比分析,发现克罗恩组患儿维生素 D 水平相对健康儿童低。克罗恩组患儿维生素 D 不足者高达 82%,而一半的患儿达维生素 D 缺乏水平(维生素 D 缺乏指血清 25(OH)D 小于 50 nmol/L;维生素 D 不足为小于 75 nmol/L)。


这与患儿室外活动减少、疾病对维生素 D 吸收减少及排除增多有关,其中,激素治疗是克罗恩病患儿维生素 D 水平低的重要危险因素,对接受激素治疗患儿需进行维生素 D 的筛查,且对行激素治疗的患儿予以补充维生素 D,剂量为维生素 D3 1000U/d,维生素 D 缺乏者剂量加倍。


维生素 D 与危重患儿病情严重程度[6]


婴幼儿由于生长迅速而户外活动少等原因,容易导致维生素 D 缺乏,在危重症且营养不良患儿里更为常见,这与维生素 D 在免疫调节、抗感染等方面有关。学者们认为,危重症患儿是维生素 D 缺乏的高危人群,反之,维生素 D 缺乏是影响危重患者预后的独立危险因素。


维生素 D 与幼年特发性关节炎[7]


Nisar MK 等曾将 19 篇幼年特发性关节炎文献进行 Meta 分析,以了解 JIA 患儿血清维生素 D 水平情况,结果显示有 82% 的 JIA 患儿存在维生素 D 不足,其中,以全身型水平最低,提示 JIA 患儿存在 Vit D 水平不足,甚至缺乏。


我国中华医学会儿科学分会儿童保健学组对补充维生素 D 的建议[8]


  • 增加户外活动及光照,促进皮肤维生素 D 的生成,并积极处理导致维生素 D 缺乏的危险因素或疾病。

  • 预防儿童佝偻病和维生素 D 缺乏:维生素 D 400 U/ d。

  • 早产、低出生体重、双胎婴儿:维生素 D 800~1000 U/d,3 个月后改为 400 U/d。